陈中华 >> 中华论坛 >> 陈中华:国家政法机关应当尽快,查处李跃华非法行医案
陈中华:国家政法机关应当尽快,查处李跃华非法行医案

陈中华:国家政法机关应当尽快,查处李跃华非法行医案


陈中华.jpg


近日,新京报:2月上旬,湖北退休厅官陈北洋一家三口确诊感染新冠肺炎后,在小区内活动并拒绝配合隔离,引发舆论关注。后来陈北洋在社交平台解释原因时提到,他经朋友介绍一位私人诊所医生李跃华上门治疗,“从治疗效果来看比较可观:我通过治疗3天后体温恢复正常,老伴治疗4天后体温恢复正常,儿子治疗7天后体温恢复正常。”随后,李跃华发文称,自己“于1月22日开始治疗新冠状病毒肺炎疑似病人,共治疗15例,其中确诊阳性的10例,疑似病人5例,全部治愈。”


我认为,新冠肺炎是一种自限性疾病,大部分患者可以自然痊愈,李跃华治疗的病例数有限,又没有严格的对照试验,并不能说明是李跃华治疗好的。这个事情如果不查处,未来不知道人类又将产生多少冤魂,国家政法机关应当尽快就李跃华涉嫌伪造、变造、买卖国家机关证件(医师执业证书)非法行医、违法配药、扰乱正常医疗的等罪进行查处。


这件事情被媒体曝光后,迅速引发热议。湖北省卫生部门被不少网民(包括本人)痛批,说官方只关心有没有医师证,却不关心疗法是否有效,不关心人民的死活。网上有文章指出,相关部门的做法虽然合法但不合情,应该给民间中医更大的行医空间,希望相关部门能拿出一个既合乎法规,又合乎情理的解决办法来。后来,经过这几天的调查思考,为了千万人的生命健康,为了历史上的无数悲剧不再重演,守住循证医学的底线,守住科学精神的底线,我觉得我有义务站出来表达我的新观点:


网上湖北司法厅退休副厅长陈北洋的致歉信


timg.jpg


桃山村小区业主管理委员会并小区各位居民:大家好!我是居住在张家湾小区10号楼的陈北洋,由于我们家里3人在元月26日、27日先后CT拍片疑似感染了病毒,于是我们家里3人就来到了儿子位于桃山村小区2栋C3的房子里隔离。这期间我们于元月28日到七医做了核酸检测,2月3号武昌区疾控中心通知我们3人核酸检测为阳性,我们第一时间将此情况向张家湾社区和司法厅老干处作了汇报,请求帮忙联系医院让我们能得到救治,同时我们还通过公布的多条官方渠道反复求助均无结果。在此期间我们沒有坐以待毙,除服用医生开的药外,通过朋友关系请私人诊所的李跃华医生上门给我们治疗。从治疗效果来看比较可观:通过治疗3天后我体温恢复正常,老伴治疗4天后体温恢复正常,儿子治疗7天后体温恢复正常(在29日凌晨这个最个最要命的时刻我们要拨了120求救,把处于危险境地的儿子送去医院准备抢救,先后跑了3家医院均无能为力,折腾了一-夜仍无法入院,无奈只有返回桃山村小区的家里。鉴于求救无门,我们只好自救,这就是请李医生上门治疗的起因,同事介绍说他治愈了相当多的带病毒的发烧患者,前天他的治疗效果之事己惊动了中央高层,己给有关方面专门作出批示)。治疗后经茶港社区帅书记联系,武昌区疾控中心安排医护人员给我们3人取样核酸检测,昨天中午结果出来3人均为阴性。下午我们离开了桃山小区来到了街里指定的隔离点,等两天再做核酸检测并继续隔离观察。小区的各位业主,我们在家隔离这段时间里给你们各位造成了巨大的心里压力,对此我们深表歉意和自责!给你们大家造成了伤害,我们全家向大家谢罪!对桃山村、张家湾小区及司法厅各级领导和同志的关心关照表示真诚的感谢!各位,在这场新冠病毒灾难面前,我们一家人也是受害者,说心里话,我们家人早想去医院治疗,但一直没如愿,当我们度过了极其艰难和无助的时候,而后来身体状况己基本恢复正常的情况下如果强行送我们去医院,我们不是不服从管理,而是恳求马上给我们做核酸检测,其理由是:如果是阳性马上去医院治疗没二话可说;如果核酸检测呈阴性,我们就可以不去医院了,这样一来可避免二次感染,二来可以节省紧张的医疗资源,同时我们绝对会服从组织安排,离开家里到街里指定的隔离点观察。在此,再次向大家表达深深的歉意!祝福大家战胜疫情身体安康!陈北洋2月14日凌晨于隔离点


但从网上祝国林(乔司监狱)发法制日报记者陈虹伟的文字看:并没有说是李跃华治疗的。


b812c8fcc3cec3fdf6e1ebbed920ed398594274f.jpeg


湖北司法厅退休副厅长陈北洋感染新冠病毒始末真相:陈老厅长在春节前即已经感染病毒,全家三口,其儿子已经到了病危程度,但- -床难求,遑论高干床位,尽管曾经是厅领导,也没有办法,当时武汉的情况可想而知。社区根本不管,社区医院的门都不让进,司法厅出面协调无果,湖北律协秘书长刘健出面找协和的朋友,也解决不了。最后,七找八找,找到一个民营医院院长,也没床位,但给开了一-些药,经过12天在家吃药,慢慢好了,全家核酸检测全部阴性。在这之后,社区再来要求他们住院,陈厅长一家提出已经转阴了,不去医院,避免浪费医疗资源,因此到宾馆隔离。陈老厅长何错之有,社区在他们一家最危难时束手无策,帮不上忙,人家转阴了,瞎折腾,靠恶状,还有人把信息转到香港媒体,正好中了人家的下怀。刘健秘书长介绍,陈老厅长在任时是最本份、最廉洁的一-位领导。试问诸位,- -个全家三口命在旦夕的人,还会去讲究厅干医疗待遇吗,是写这个东西的人或者转这个谣言的人智商有问题呢?还是陈北洋老厅长智商有问题呢?共产党培养的厅级干部有那么弱智或者不要命的吗,他弱智他的老婆孩子管不住他吗?陈北洋虽然不是湖南司法厅的老领导,但我觉得很心痛很愤怒,因为谁都不愿意被侮辱和诽谤,已所不欲,勿施于人!故将我与刘健秘书长核实的情况说出来。



在民众支持李跃华先生的众多观点中,一个最重要的观点就是:不管黑猫白猫,抓住老鼠就是好猫;老百姓只认疗效不认“证”,只要能治病,有没有医师证有那么重要吗?这个观点初听上去很有道理,或许你也是持这种观点的群众之一。然而,这种黑猫白猫理论,用在药物这里,却是大错特错。这是全世界卫生部门用无数人的健康和生命换来的血泪教训。请看下面一个历史上的真实案例:


1957年,德国的格兰泰公司发明了一种药物,叫做“反应停”,它对治疗孕妇的妊娠反应有着非常好的疗效,迅速在全世界20多个国家上市。美国的美瑞公司看准了商机,拿下了反应停的代理权,准备销往美国。当时,美国已经成立了药监局(FDA),新药上市需要经过审批。这个案子就送到了审查员凯尔西博士手里。凯尔西一审查,发现这个药物的安全性试验做得非常马虎,只是走了一个过场,对于安全性的检验完全没有说服力,于是就坚决不让上市。


美瑞公司当然不高兴了,他们辩护说反应停已经有上百万人吃了都没事,而且效果良好,你这么吹毛求疵不是神经病嘛。当时的民意也是一边倒地谴责凯尔西:就因为你凯尔西的所谓“教条主义”,让那么多孕妇用不上免遭呕吐困扰的特效药。但凯尔西顶住了所有压力,就是不批。凯尔西的坚守拯救了无数美国家庭。几个月后,人间悲剧接二连三地发生了。德国突然出生了很多畸形的婴儿,这些婴儿的四肢严重萎缩,形同海豹,因此被称为“海豹肢”婴儿。这种畸形婴儿的自然发生几率是非常微小的。可怕的是,海豹肢婴儿竟然从1957年开始大批量地在德国出生,简直就跟中了魔一样,海豹肢婴儿在德国的发生率提高了200倍。


凡是在反应停上市的国家,海豹肢婴儿的数量都是暴增。罪魁祸首很快就被锁定,就是反应停。消息传到美国,原本还在愤怒谴责凯尔西的美国群众突然从梦中惊醒,他们这才明白过来,他们口中的刻板女人拯救了多少美国人,凯尔西因此成为美国人民家喻户晓的女英雄。这次事件给全世界的药监局都上了一课:药物不能光看疗效,比疗效更重要的是安全性。没有经过严格的安全性试验的药物是绝对不可以大规模应用的。


听完这个故事,不知道是否能转变一些你的观念。我们先假定李跃华先生的药物和疗法能治疗新冠肺炎,但没有经过严格的安全性试验,你愿意让你的亲人和孩子用吗?或许,对李跃华事件了解的较多的人马上又会反驳我说:李跃华治愈了15人,而且他的疗法已经实施了很多年,这说明安全性没问题。别急,这个事情我知道。请再来看看第二个真实案例:2003年,新华社发了一系列的长篇报道,都是有关服用龙胆泻肝丸导致肾脏损害的病例。


龙胆泻肝丸是一个经典中药。生产它的同仁堂也是我国最著名的中药企业之一,有着几十年的生产历史。这些病例被报道出来的时候,当时也是引起了巨大的争议,有很多人都想不通,一个吃了几十年的经典中成药怎么突然就成了导致肾衰竭的毒药呢?人命关天的事情,国家自然不敢怠慢,药监局开始重视。一研究才发现,早在1993年,龙胆泻肝丸中的一些草药成分就引起了国际医学界的重视。2001年,美国的FDA就已经发了警报,警示包括龙胆泻肝丸在内的很多草药成分中含有马兜铃酸,会引发肾衰竭。


国家药监局也在2003年发出禁药通知,同仁堂也紧急修改了龙胆泻肝丸的配方,取消了其中含马兜铃酸的关木通。后来,医学界又做了大量的调查,估计龙胆泻肝丸在中国造成的严重肾病患者已有数十万例。那么,为什么这么严重的副作用要上市几十年后才被发现呢?原因有二:1.龙胆泻肝丸造成的肾衰竭是一种慢性病,普通人很难想到这是吃正规药慢慢累积引发的;2.由于历史原因,龙胆泻肝丸在上世纪60年代上市的时候,并没有做过严格的安全性试验。


类似这样的案例,如果你愿意了解,其实还有很多,比如著名的日本“小柴胡汤”事件,也是一起因药物安全性问题给卫生部门留下血泪教训的真实案例。知道了这些真实案例之后,你还会对李跃华先生自己声称的“安全有效”感到放心吗?别说他就做了15个病人的治疗,就算做了1500例,那也不能说明安全有效,因为我国药监局对于药物试验有着严格的流程规定,不按严格流程的药物试验就是不尊重科学,这都是用无数人的健康和生命换来的宝贵经验。


我理解你的善良,也理解你的正义感,但在科学面前,情感是多余的东西。或许还有人注意到,李跃华先生的“一种穴位注射疗法”在2011年取得了国家发明专利:这难道不能证明国家已经认可了他的疗法是安全有效的吗?很遗憾,这只能说明你对专利申请的相关法律知识不了解。取得国家发明专利,与这种疗法是不是安全有效没有关系,它只能证明你是第一个想到这个方法的人。专利局只做形式审查,不做真实性审查。也就是说,专利局只管你提交的材料是不是齐全,至于你的材料中写的东西是不是真实(敢于实行不收任何押金治好病再收药费的除处),专利局并没有能力核实,药物和疗法的安全有效性问题是归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管的。


在写这篇文章之前,我还看了李跃华先生曾经发表的一篇医学论文《一种穴位注射剂——微量苯酚在临床中的应用》(发表于《求医问药》2013年第11卷)这篇论文就是介绍他宣称可以治疗新冠肺炎的疗法。他的这篇论文与其说是论文,不如说是一份极简的医生笔记。没看到任何符合大样本、随机、双盲、对照试验的国际通行原则,也没有任何病例选取标准、变量控制,以及图表、数据、统计公式等。在这篇论文(姑且称为论文)中,我们看到他声称治疗有效的疾病有感冒、腮腺炎、口腔溃疡、慢性鼻炎等等。这些疾病无一例外全是自限性疾病,就是那种不用任何治疗,也大概率会康复的疾病。


网上还有人问,华佗有行医证吗?张仲景、孙思邈有资格证吗?战争时期,应当特事特办,游医也好,无证也罢,只要他能治愈好新冠肺炎病人,就是好医生,患者的口碑就是他的特别行医证。何况李跃华80年代初就已是第三军医大学五年的毕业生,是正宗的科班出身。退伍转业后竟没能成为吃皇的“国家干部”,辗转在多家民营医院工作后自己开诊所。我看是古代没有医生必须有医师执业资格证的制度而己,李跃华80年代初就已是第三军医大学五年的毕业生,他没有医师执业资格证是他不去考或考不上的问题。


看到这里,我希望大家特别是民间中西医们对我的愤怒情绪有所缓和。或许,你现在想的是:不管怎样,大疫当前,对于一种新疗法,哪怕有万分之一的可能性,是不是有关部门也应当去尝试一下呢?李跃华的学术水平不行,那可以找更有水平的人来研究嘛。屠呦呦不就是从无数的民间偏方中筛选出了青蒿素的吗?我很理解这种心情。这是我这篇文章想讲的最后一个话题,或许也是最沉重的一个话题:比没有药物试验更可悲的是试验过多。


前段时间,世卫组织来中国考察结束后,在2月24日的新闻发布会上,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高级顾问艾尔沃德透露了一个令我万分难过的消息:瑞德西韦临床试验牵头人、中日友好医院曹彬教授说,他们的临床试验遇到了很大的困难,因为找不到足够多的合适病人。你可能会想:武汉不是挤满了病人,一床难求吗?怎么曹教授说找不到合适的病人呢?事情的真相往往超出大多数普通人的想象。


在中国临床试验注册中心注册的有关新冠病毒研究的项目已经超过300个,每一项研究都需要病人。而一个科学严谨、符合国际通行的临床试验规则,能够得到国际认可的药物试验对病人的各方面要求都是极为严格的。瑞德西韦是目前唯一的一个在中国和美国的临床试验数据库中都注册过的试验项目,也是世卫组织官员在发言中提到的“唯一可能有效的现代药”。但令人感到扼腕的是,有大量的紧迫性和必要性不是那么强的试验项目挤占了宝贵的资源,使得这项试验目前遇到了很大的困难。逼得世卫官员艾尔沃德公开呼吁:应该优先那些可能更有希望的研究项目。


读到这里,你是否还固执地认为,只要随便哪个民间人士宣称自己找到了一种有效的疗法,就应该得到有关部门的重视,为此成立研发团队,挤占医疗资源,上马试验呢?假如真是这样的话,那就跟当年的全民大炼钢铁是一模一样的结局。其实,我跟大多数人一样,晚上睡觉,也会梦到一位“扫地僧”横空出世,力挽狂澜,荡平新冠病毒。只是,当白天我清醒的时候,不会做这样的梦。大疫当前,我们唯一值得信任的,只能是科学。坚守循证医学的底线,坚守科学精神的底线,才能为我们的子孙后代栽下大树!


另外,众所周知,当时的武汉抗疫,烽烟正起,是一场牵动朝野的人民战争,称其为攻坚战、狙击战都不为过。武汉胜则湖北胜,湖北胜则全国胜。为了打赢这场人民战争,就必须动员一切可以动员的战斗力量,有钱出钱,有力出力,有物出物,有技术出技术。总而言之,一切着眼于打胜仗,让更多人远离死亡,让更多的人得到救助。李跃华为了治病救人,虽然凭假证非法行医“严重影响了正常医疗服务秩序和当前疫情防控工作”,但是应该从轻惩处为好。他毕竞是第三军医大学五年的毕业生,在国家没有实行医师执业资格证的制度之前行医多年,是一个“假的”真医生。


我认为:李跃华的行为虽然符合当今刑法上的非法行医定义,但不构成非法行医罪,因为《刑法》中非法行医罪的构成要件还需要达到‘情节严重’的客观后果。我盼望,他能早日受到法律公平正义的审判。我也盼望政府能尽快出台政策,只要想考医师资格证的人想考就让考,不要去要求有任何证明,包括毕业证师承证、学历医师等一切证明,免得给那些没真本领又想要资格格证的人留话柄,说政府设卡不让考只有这样,才能让那些有真本领的假医生变成真医生。其它行业的资格证也应这样,也只有这样,才能让那些有真本领的人合理合法地为国、民、党服务。


北京法健咨询服务中心陈中华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联系我们:
13683233288
还可输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
技术支持: 国际新闻信息网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