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论坛
陈中华:国企改革不是改掉国企,更不是要改掉党的领导

陈中华:国企改革不是改掉国企,更不是要改掉党的领导

陈中华.jpg


我认为理论是不是真理绝不能由主观说了算,必须经受客观现实的检验,如果我们通过对客观现实的观察发现,理论与我们所观察到的客观现实相符,那就证明它是真理,反之,如果我们通过对客观现实的观察发现,理论与我们所观察到的客观现实不符,那就证明它是谬误,理论究竟是真理还是谬误,只能由客观现实来决定。搞市场经济完全是在瞎折腾,实际的现实就是劳民伤财浪费资源,世风日下、道德沦丧、罪恶丛生。更实际的现实就是导致中国共产党失去领导工农的权力,计划经济时代的中国农民和中国工人,是完全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劳动生产的,中国共产党根椐国民需要,有计划地让农民工人生产,工农生活幸福,党的政权稳定。搞市场经济后,中国共产党把中国的农民和工人推向市场,失去领导的农民工人只好给资本家打工,拿资本家的工钱听资本家的话受资本家的剥削受资本家的领导。无形中使中国共产党失去领导工农的权力,后果是十分严重。现在人民看病都想去公立医院,找工作都想去国企,这些现象足以证明人民对国企的企盼。也足以证明计划经济不但是好的,还对党国政权起到了稳定的作用。


执政的基础不但要有人,还需要经济的支撑,抵抗风险的把控,人民是第一个,经济发展是第二个,发展国企是第三个。国有经济作为社会主义政党的执政基础,乃是学界的常识。一段时间以来,社会上一些人制造了不少针对国有企业的奇谈怪论,大谈‘国有企业垄断论’,宣扬‘国有企业与民争利’,鼓吹‘私有化’、‘去国有化’、‘去主导化’,操弄所谓‘国进民退’、‘民进国退’的话题。特别是各种敌对势力和一些别有用心的人重点拿国有企业说事,恶意攻击、抹黑国有企业,宣扬‘国企不破,中国不立’,声称‘肢解’是国有企业改革的最佳方式。醉翁之意不在酒!这些人很清楚国有企业对我们党执政、对我国社会主义制度的重要性,想搞乱人心、釜底抽薪。而我们有的同志业对这个问题看不清楚、想不明白,接受了一些模糊的、似是而非的甚至错误的观念。


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国有企业的基本功能看,国有企业也是中国共产党执政的基础和体现。我国国有企业的主要功能包括基础服务功能、支柱构筑功能、流通调节功能、技术示范功能、社会创利功能、产权导向功能等。这些功能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如果能充分发挥,就能为整个国民经济的良性发展和社会体系的稳定运行提供必要的保障,从根本上体现共产党执政的基本目的。从巩固执政党地位的角度考虑,我国国有企业的存在显然有利于中国共产党执政的成本补偿和效率提高,进而有利于执政地位的巩固和维护。共产党作为组织,在执政过程中必然需要相应的执政成本,即在运用国家政权进行国家和社会事务的管理上耗费的人力物力和财力资源等,目前这一成本主要是由国有经济来负担的。执政效率是政党在特定时期内执政成本耗费所取得的执政效果,在国有经济为主体的经济制度框架下,较少的执政成本显然会取得较大的执政效果。随着近年来国际国内经济社会形势的发展变化,中国共产党的执政成本也在不断增加,财政经常性支出规模不断扩大。尤其是近年来由于贫富差距拉大和阶级阶层分化加剧,社会矛盾不断尖锐,共产党的执政成本急剧上升,这客观上对党的执政资源提出了更多更高的要求。

 

社会主义制度的经济基础是公有制,这是我国宪法上写着的。中国现在实行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是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特有的现象。《动物世界》告诉人们,在动物世界,动物维护自身的安全,获取维持生存的食物,繁衍后代,都是动物的本能,所以不同种类之间遵循的是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甚至在同种中也存在杀戮。例如:雄狮为了维护自己在狮群中的地位,在把老雄狮打败之后霸占了几只母狮,还不允许老雄狮再呆在狮群,更为残酷的是还要把老雄狮留下的幼仔都咬死。弱肉强食是动物的本性——兽性——自私性,“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说白了就是兽性法则,是自私性法则。人在没有进化为人的时候也是动物,原本就具有动物的本性——兽性——自私性,人的进化过程从本性这个角度看,就是弱化、去除、改造兽性,而同时发现、学习、继承人性的过程。一个人自觉的把兽性弱化的越多,去除的越彻底,改造的越坚决,这个人就进化的越快,发现、学习、继承人性越自觉、越深刻就进化的越彻底、越高级。可是人类经过近万年的进化,不但有意无意的对动物仍然保持着兽性,使自然界的动物种类由于人类的杀戮许多种类在消失。人类社会自从产生了私有制,生产资料的所有者,更是把这种兽性施加于同类,这就是靠掌握的生产资料剥削无产者的劳动,靠政权、宗教、教育,压迫、欺骗、愚昧无产者安心于被剥削。在不同的社会形态下,生产资料的所有者对无产者的压迫、剥削的本质没有变,变的只是形式、手段更隐蔽、更圆滑。特别是随着现代科技的发展剥削的相对比例更高。

 

在私有制社会,只要控制了生产资料,就具备了剥削他人的条件和可能,就有了一切,俗话说的好“有钱能使鬼推磨”。对实行私有制的国家只要仔细的研究,就一定会发现,一切邪恶、阴险、欺诈、腐败、堕落的思维和行为,一切不公平、不公正、不正义的思维和行为,都显露出动物的本性,只是在不同的国家表现方式不同罢了。现在有些人很羡慕美国,只是美国这个私有制社会的兽性表现的更高级、更隐蔽,更具有欺骗性。美国的资产阶级已经不仅仅剥削本国无产者,在通过各种经济、军事手段剥削、掠夺全世界的无产者。美国迷们说美国很民主,其实美国的选举是建立在金钱和利益基础上的不同财团之间的竞争,在竞争中可能会照顾到普通百姓的一些利益,但出发点却是为了赢得选票。

 

在私有制带给剥削者的种种利益的诱导下,生活在私有制社会的人都千方百计的梦想爬上剥削者的位置。于是一些人拼命的工作,梦想靠自己的勤劳爬上去,有爬上去的,但那是极少数。多数人并没有上去,还有有些人累死了,中国每年猝死的人就达近50万。中国有句谚语“马不吃夜草不肥,人不得偏财不发。”于是更多想爬上去的人就在获取偏财上下功夫,诸如注水肉、地沟油、毒奶粉、行贿,偷工减料、豆腐渣工程、欠薪赖薪、偷税漏税、偷排偷放工业三废、环境毁灭性污染、‘包二奶’、拐卖妇女儿童、毒品走私、…………。这就是产生贪污、行贿、受贿、买官、卖官、走私、贩毒、卖淫、制假、贩假……这一切邪恶的总根源。

 

当前,私营企业面临着较大的困难,一些企业停产、倒闭现象较为突出,企业主跑路现象也时有发生。私营企业的问题根本上还是出在自身上。有的企业长期依靠廉价劳动力成本以及抄袭模仿它者技术来支撑发展;有的企业依赖于地方政府的保护或者某些官员的庇护来支撑发展;有的企业依靠偷税漏税骗税,依靠假冒伪劣,通过骗取财政资金等手段来支撑发展;有的企业则是经营管理能力较差……,这才是私营企业衰落的根本原因。让无技术、无品牌、无管理的“三无”企业淘汱,让无视环境、靠腐败和潜规则生存、靠卖假冒伪劣产品生存的企业死掉,资源才能实现优化配置,经济才能实现质量变革、效率变革、动力变革,否则只能永远停留在产业链的中低端。事实上,一个企业不适应时代的发展需要,即使给予再多的优惠扶持政策,也是枉然的,只希望通过扶持来发展,这样的企业不要也罢

 

从上世纪90年代始,新自由主义引入我国并严重误导了经济改革,导致我国经济的所有制结构发生了重大演变,造成了我国基尼系数超过0.4国际警戒线的贫富差距,成为中国一切问题和矛盾的总根源。2008年前后,被虚假包装的凯恩斯主义乘虚而入,对中国经济产生了严重负面影响。凯恩斯主义本质是发挥国家这个总资本家的作用,把危机转嫁给老百姓,为资本集团服务。凯恩斯主义不但不能解决而且会加剧内需不足和生产相对过剩问题,而且为西方输送了利益,为新自由主义彻底私有化国企提供了借口。如果任由同属垄断资本主义意识形态的新自由主义和凯恩斯主义误导改革,中国经济前景一定会在黯淡中走向绝路。

 

以私有制为主的经济制度,鼓励的是个人主义,追求的是个人利益,实行的是分散的经济行为,依靠的是不受国家调控的市场经济,造成的实际结果是少数人利用各种方式先富起来而多数人长期相对贫困,这种发展方式不符合社会主义社会的要求,应该通过更为深化的改革,终止这种非持续和非协同性的传统发展模式,弘扬集体主义精神,大力发展公有制,建立多样化的新型的社会主义生产组织,积极发挥国家组织经济的能力,实行真正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模式;

 

实践已经证明,私企多是六亲不认的赚钱机器,许多私企靠侵吞国有资产发家,存在偷税漏税、强迫工人无偿加班、克扣拖欠工人工资等现象。某些私企本质上是受制于人的买办企业,无形中沦为国际垄断集团的爪牙。许多私营企业主生活糜烂、作威作福。一些私营企业主致富后迅速将资产向境外转移,导致改革开放成果严重外流,共同致富成为泡影。更有少数私营企业主与境内外反华反共势力相勾结,充当和平演变的推手;

 

满打满算,公有制经济的发展还不到百多年。虽然它还有着作为一个年轻的社会形态所都具有的不够成熟和不够完美,虽然它还经常被人们冠以效力低下等等缺点,但,它是年轻的,它是新生的,新生,是不可战胜的。而那个叫做私有经济的东西,从奴隶社会算起,已经至少有两千多年的历史。资本来到世间,每一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它,腐朽了!腐朽了,就要被新生的力量所取代,这是不可辩驳的普遍真理,这是不可阻挡的历史洪流,不管它有多少貌似强大的势力为它站台,也不管有多少貌似有理有据的东西为它洗地,但是,没有用的,一点也没有用的;

 

资本是没有祖国的,哪里有更高的利润,资本就流向哪里,不管这个流向对国家和人民是否有害。为了利润,资本不惜铤而走险,不惜挑战一切道德底线。时代在变,资本的组织形式在变,但是资本的本性没有改变,无论是组织生产还是提供服务,目标只有一个:利润,这就是私营资本的局限性;克服资本的本性,靠资本的自律是不可能的,只能靠强大的力量对私营资本进行引导,对资本的消极因素加以限制,这个引导,不能光靠政府的力量,还需要国有经济具有强大的控制力和主导作用,否则,政府很容易被资本引导。张小平就是个例子,原西安航天动力研究所一名副主任设计师张小平此前在该单位不受重视,年薪只有12万,提出辞职也没引起领导重视。而当张小平跳槽到民营航天创业公司蓝箭航天后,年薪超百万,原体制内院所也幡然醒悟:这个“灵魂人物”的离职会“某种程度上会影响到我国载人登月重大战略计划的论证和策划工作”,发公文希望通过行政力量留下张小平。

 

近年来社会各界一直流行着严重的错误观点,认为“国有企业与共产党的执政地位是没有关系”,认为私营经济搞好了,共产党的执政地位就巩固了。.还有人则进一步认为,对国有企业的混合所有制改革就是对社会主义全民所有制企业进行资本主义股份化改造。这种将中国共产党执政地位的巩固和国有企业的改革发展相分割并歪曲党中央关于国企改革宗旨的言行,在社会上引起了比较大的思想混乱。

 

我认为;主动性和积极性完全可以以道德教育的引导和赏罚分明的制度解决的,而不能以为私心可以刺激生产力,提高积极性,就充分利用私心强国,把什么都推向市场,让市场自由竞争,结果失去领导工农的权力。中国共产党通过二十八年艰苦卓绝的奋斗,建立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并取得执政地位。中国共产党的执政就是共产党通过掌握、控制和行使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家政权,把共产党的治国主张贯彻到对国家公共事务和社会事务的管理活动中,并体现共产党的宗旨。以社会主义公有制经济为支柱和主体、以人民利益为立身之本的中国共产党,自然不能脱离执政基础和目标,单纯地致力于维护执政地位。从历史发展的角度看,中国共产党执政地位和国有企业的建立和发展密切相关。国有企业从建立之初就是中国共产党坚实的执政基础,是维护和巩固中国共产党执政地位的坚强力量。新中国成立之初,通过社会主义的“一化三改造”,我国建立了以国有经济为主体的强大的公有制经济。从此以后,国有经济在社会资源占有、产业分布、吸收就业、提供财政收入等多个方面占据了基础性、主导性、战略性的地位,当然地成为维护中国共产党执政地位的坚实基础和强力保障。

 

国有企业的存在和发展为中国共产党执政提供了强大的阶级基础、群众基础和社会基础。随着我国国有企业“有进有退”和“有所为有所不为”的改革,国有企业的数量不断减少,但还保留了相当数量的工人阶级队伍,这是我国共产党执政的最直接的阶级基础。广大的工人阶级在维护社会主义生产稳定和社会稳定方面发挥了重要的骨干作用。国有企业通过上交各项税收和收益金壮大了国家财政,为国家运用财政支出改善广大人民群众的养老、医疗、教育和社会保障条件提供了财力条件,推进了社会进步,夯实了中国共产党执政的群众基础和社会基础。在中国,从古到今,中国的贤人义士批判“私”的言论举不胜举。例如:“私情行而公法毁。”“私视使目盲,私听使耳聋,私虑使心狂。”“天下古今之人,其大患,私与蔽二端而已。”。可是没有人能认识到私有制不除,“私”就有大行其道的土壤、市场。人与人、企业与企业、行业与行业、国家与国家的竞争视野是不同的。面对当今国运之争,当前强国之战,中国必须做大做强国有企业,集中财力、物力和人力,统筹发展,才能战胜敌人!


北京法健咨询服务中心陈中华

北京法健咨询服务中心.jpg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联系我们:
13683233288
还可输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
技术支持: 国际新闻信息网 | 管理登录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