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论坛
陈中华:有人作恶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作恶的人并没有得到恶报

陈中华:有人作恶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作恶的人并没有得到恶报


  生子难。某研究咨询机构近日的调查显示,在北京、上海、广州等一线城市,受访者认为,夫妻月均收入需要达到8000元以上才敢生孩子。如果夫妻双方收入过低,在城市里连自己的生活都无法保证,更何谈生儿育女?也有网友认为,在现代社会,如果没有较高的收入,就不能保证孩子出生以后能够有好的身体素质,接受良好的教育,那么孩子以后的发展便得不到保障,“生不如不生”,这也是“丁克家庭”越来越多的重要原因之一。


  育婴难。国产奶粉业这两年已被三聚氰胺搞得疲惫不堪,就在消费者对中国奶粉信心崩塌之际,洋奶粉乘机抢占了中国奶粉业的“话语权”,并频频掀起涨价潮。此刻,国产奶粉已经成了毒奶粉的近义词。结石婴儿让小夫妻喂养幼子提心吊胆,如履薄冰。


  入托难。说起小孩上幼儿园困难,有的家长甚至觉得比上大学还难。北京、上海、广东、江西等地的幼儿园已经出现入托难现象,成为社会问题引起关注。


  上学难。随着城镇化进程提速,城市人口快速增加,教育资源不足的问题与长期存在的资源分布不平衡、布局不合理等因素叠加交织,加剧了一些地方适龄孩子上学难,教育公平问题凸显。


  高中难。有网友这样描述上高中的困难,“一个县初中升高中学生一万一千多人,而两所重点高中招生的学生名额只有一千人,刨去联赛前一百五十名的特招生,按升学考试三十个人一个考场,一个考场只能录取二人。被重点高中录取的比率比报考国家公务员录取的比率还低。靠高中比考国家公务员的录取率还低。


  大学难。近些年,大学如雨后春笋,鱼龙混杂,遍地开花。有钱即可入学,入学无不毕业。相当一部分大学招生如揽客户、抢生意、抓壮丁。大学多如牛毛,却没有能够培养杰出人才的优秀大学,大学的信誉每况愈下。“为什么我们的学校总是培养不出杰出人才?”这就是著名的“钱学森之问”。“钱学森之问”是关于中国教育事业发展的一道艰深命题,需要整个教育界乃至社会各界共同破解。


  求职难。媒体上都在说今年找工作很难,可究竟有多难,这里面有多少委屈和苦楚,又有多少直面金融危机的勇气和责任,局外人并不清楚。有资料显示:2010年,等待就业的中国应届大学毕业生有630万,2009年是611万,当年就业率为68%,待业人数196万。如果加上前几年没有就业的大学生,2010年人才市场上大约有1000万左右的大学生在寻找合适的工作岗位。


  职场难。一份搞笑版的白领年终总结因为生动刻画了现代职场人的现状、辛辣地嘲讽了白领外表光鲜内里酸楚的尴尬,而被网友频繁转载。“为了生活几乎不睡;点头哈腰就差下跪;日不能息夜不能寐;单位有事立马到位;屁大点事不敢得罪;一年到头不离岗位;逢年过节家人难会;变更签证让人崩溃;工资不高还装富贵;稍不留神就得犯罪;抛家舍业愧对长辈;身在其中方知其味;不敢奢望社会地位;全靠傻傻自我陶醉。”【上班族难】“为了生活几乎不睡;点头哈腰就差下跪;日不能息夜不能寐;单位有事立马到位;屁大点事不敢得罪;一年到头不离岗位;逢年过节家人难会;变更签证让人崩溃;工资不高还装富贵;稍不留神就得犯罪;抛家舍业愧对长辈;身在其中方知其味;一份搞笑版的白领年终总结因为生动刻画了现代职场人的现状、辛辣地嘲讽了白领外表光鲜内里酸楚的尴尬,而被网友频繁转载。“为了生活几乎不睡;点头哈腰就差下跪;日不能息夜不能寐;单位有事立马到位;屁大点事不敢得罪;一年到头不离岗位;逢年过节家人难会;变更签证让人崩溃;工资不高还装富贵;稍不留神就得犯罪;抛家舍业愧对长辈;身在其中方知其味;不敢奢望社会地位;全靠傻傻自我陶醉。”


  打工难。“新生代农民工”就开始频频见诸媒体。毫无疑问,这些年轻人的生存与精神现状,某种程度决定了他们的未来。然而就业难、融入城市难和维权难三大难题却始终困扰着他们。


  务农难。几乎所有城里人面临的难处,农民都要面对,况且,因为城乡二元制的存在,在社保,教育等多方面,农民更于城市人存在天然的不平等差距。面朝黄土背朝天的传统农村生存模式,早已难以适应当今社会,可悲的是,这种生存模式依然在广袤的农村里普遍存在。


  吃饭难。由于商人无德和政府监管不力,我们一日三餐说不清哪些食品含有防腐剂、吊白块、苏丹红、瘦肉精、增白剂、保鲜剂、催熟剂、甜蜜素、地沟油、双氧水、激素、色素、香精、甲醛、尿素、氨水。化肥和农药残留更是无法控制。这些名目繁多各种化学添加剂和农药的残留直接对人体造成了各种各样的危害,严重地威胁着老百姓的健康。


  吃药难。人有一张嘴,无非吃饭、吃药。自从国家药监局长郑筱萸被处以极刑,两名司长锒铛入狱,中国药品的信誉就打了五折。现在的报纸、电台、电视台无一不是官办的“喉舌”,这些媒体是中国广告的最大集散地。而最多的广告莫过于药品广告。什么“根治高血压”、“根治糖尿病”、“根治牛皮鲜”的虚假广告比比皆是,牛皮吹得令医药最发达的西方国家瞠目结舌。广告如斯,药店呢?哪家药店敢说自己从来没卖过假药?另外,打着“食”和“健”字号的药品不知是用来治病还是果腹?


  国考难。参加国家公务员考试突破146万人,待遇高、油水大、灰色收入多的海关、税务部门竞争更是激烈,录取比例最高达3000:1或4000:1。这个比例除了凸显腐败岗位的诱惑外,争抢铁饭碗的国考恐怕永远改不了千军万马争过独木桥的局面。


  赚钱难。全国经济委员会副主任郑新立坦言,中国受国际金融危机的冲击,出口下降了16%,主要靠投资和消费的拉动实现了8.7%的经济增长,但居民收入仅占GDP的43%,下降至历史最低点。虽然中国在去年实现了由外需驱动型向内需驱动型的转变,但是,投资和消费的比例跟转变发展方式的要求相比却是倒退了。


  花钱难。一个“涨”字,屡屡敲打着老百姓脆弱的神经。粮食、蔬菜、住房,奶粉,中药,水电,汽油,柴油、白酒……凡是百姓衣食住行所需要的,几乎没有不涨价的。CPI噌噌上窜,分秒必争,唯独工资稳如泰山,我自岿然不动。


  行路难。由于交通拥堵,首都北京已经成为著名的“首堵”。生活节奏越来越快,通行节奏越来越慢。中国人口密度最大和人均拥有机动车辆最多的城市莫过于港澳,而港澳却是不拥不堵。在内地,由于交管滞后,行车行人多不守则,大多数二三线城市的拥堵如家常便饭。公交车不如自行车快;自行车不如步行快。绿灯一亮,车流滚滚,斑马线瞬间变成了起跑线。人潮车潮充斥大街小巷。有人说,在国内旅游等于花钱买罪受。行路难,难于上青天。车祸更是屡见不鲜。据统计,中国以3%的汽车持有量制造了全球16%的车祸致死率。中国城市每万辆车死亡率是美国的17.8倍。


  买房难。《经济蓝皮书》指出,中国房价太高,房价收入比(住房价格与城市居民家庭年收入之比)应当在3-6倍的范围,6倍以上的居民购买住房就已非常困难,也有研究认为,房价收入比在6-7倍区间。根据这一区间,蓝皮书指出,城镇居民收入房价比达到8.3倍,大大超出合理的承受范围。2009年农民工的房价收入比为22.08倍,而对于农民的城镇房价收入比则为29.44倍。因此,蓝皮书特别强调,85%的家庭没有购买住宅的能力。


  呼吸难。由加拿大科学家根据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的卫星数据绘制而成的全球污染颗粒PM2.5浓度地图表明,中国华北、华东为世界污染浓度最深区域,这表明,中国的空气污染已经到了异常严重的程度。同住地球村,同在一个屋檐下,为什么我们的空气这么糟?


  干净难。有媒体报道称,中国1/3以上的城市均深陷垃圾围城困局。另有数据指出,现在中国除县城之外的668个城市中,有2/3的城市处于垃圾包围之中,1/4已经无垃圾填埋堆放场地。全国城市垃圾堆存累计侵占土地超过5亿平方米。


  诚实难。现在,诚实和说真话成了中国社会最稀缺的社会资源。不知为什么,随着经济的高速发展,人们之间的可信度和诚信度流失的速度如大江东去,一泻千里,包括亲人之间,朋友间,同事间,很多时候都是用金钱来衡量对方的心理沟通程度。物欲横流、礼崩乐坏,伦理滑坡,越来越多的人陷入不仁不义,无信无德的泥淖里。究竟是谁逼得国人如此龌龊?


  助人难。“看客现象”这一体现麻木、自私、冷漠等关联性文化形态在当今中国泛滥成灾。爱管“闲事”的国人越来越少,热衷于“看热闹”的人却越来越多。看别人失足落水、看歹徒光天化日抢劫、看轻生者跳桥跳楼、看老人跌倒卧地、看女人被强暴等,多是漠然置之,无动于衷。更有甚者,前几日在广东佛山,二岁幼女被车两次碾压,18个看客无人问津,引发了良知者“佛山无佛”的声声叹息。看看我们周围,再想想我们自己,热心人不正在快速蜕变为冷血动物吗?我们的道德已越过沦丧的底线,处于崩溃边缘。当不道德现象显现为普遍化、大众化的时候,道德问题恐怕就不再是简单的道德问题了。


  诉讼难。打官司“劳神费钱”、“拖延时日”、“判决不公”、“赢了官司拿不到钱”是我国司法实践中司空见惯的现象。它凸显法律武器的尴尬和无奈,使人们对法律丧失应有的信任和尊重。“大盖帽两头翘,吃了原告吃被告”的民谣家喻户晓。以至有家长不同意子女高考报考法律专业,担心当了法官丧良心、损阴德,死后进不了祖坟。


  见官难。自上个世纪80年代开始,逐级整治政府部门存在的门难进、脸难看、事难办的衙门作风,至今非但没治愈,反而升级到极致。不给好处不办事,给了好处乱办事。40年前,县政府、市政府可以随意进出。如今市、县政府保安、警察站岗,戒备森严。若进门,须持身份证、说明事由、登记注册。受了冤屈的百姓要见乡长、县长、市长难上难,即使下跪作揖也不露面。凡是上访者,不论刁民还是良民,统统被列为社会最不稳定的因素之一,围追、堵截、打压是家常便饭。百姓击鼓鸣冤,县官立刻升堂断案的场面只有在古装戏里才能看到,如今即使打碎了鼓面,县官也未必肯升堂。


  看病难。今天,虽然医院里的种种黑幕曝光已久,但医药费高,红包泛滥,医生缺德,医术不高,导致医患关系紧张以至对立的局面,目前在我国基础医疗环境还比较薄弱的情况下无法根治,只能任其蔓延。尤其在农村和中小城市,医疗设施落后,医疗资源匮乏,加之滥竽充数的医生到处都有,因误诊致死致残的惨剧屡屡发生。


  养老难。2011年,许多地区依靠地方财政普遍实行了社会养老金制度。有的东部沿海农村,男女年过60岁便可以领取养老金。城市每人每月120元,农村80元。比起日益见涨的CPI,依然杯水车薪。养老的主力军依然是传统的孝顺儿女,这也许是不能禁绝拐卖婴儿犯罪的原因之一。


  死了难。有媒体在调查之后爆料:比房地产业更赚钱、利润更丰厚的行业是殡葬业。一个普通骨灰盒,批发价只有200多块钱,但是到了消费者手里,价钱可以逼近几千元以至上万元。除了太平间又可以大赚一笔外,公墓每平方米的价格比全国最高的房价还要高出几倍甚至几十倍。殡葬业也已走进中国十大暴利行业之列。很多人不得不哀叹死不起。现今的中国,应试教育已经发展到了变态地步。幼儿园小学化,小学初中化,高中大学化,大学社会化。完全看不到一点素质教育的面目,孩子们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后记:如果说当今的社会发展改革难免使一些人受到阵痛的话,为何受到阵痛的总是为“民”的人?而受益的却总是为“官”的人呢?难怪人常说,一行政、二事业实在没法到企业。凡是改到与国与民有利的事,就进行得特别艰难:医药分开、减轻居民负担、惩治腐败、治理“乱收费”、降低油价....;而凡是改到与官有益的事,就进行得特别容易、迅速:公务员长工资、教育高收费……。凡是对“官”的改革多是会增加其收入:政府雇员、年薪制、高薪养廉……;诸如此类社会怪相非常值得大家反思!根源何在?如果善真的就有善报,恶就有恶报,那做恶的人难道就是傻子不成?有人作恶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作恶的人并没有得到恶报,更可怕的是,如果惩治作恶的人也不能扬善抑恶.....不敢想象!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联系我们:
13683233288
还可输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
技术支持: 国际新闻信息网 | 管理登录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