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论坛
陈中华:中国应尽快改变不结盟策略,放弃不首先使用核武器承诺

陈中华:中国应尽快改变不结盟策略,放弃不首先使用核武器承诺


陈中华.jpg


美国总统拜登上台以来,围堵和遏制直至剿杀中国的方针已经非常清晰:攥紧“两个拳头”,企图一招致敌。一个“拳头”是整合“整个政府资源”,另一个“拳头”是整合“整个同盟资源”。“两个拳头”同时发力,集中一个目标,集中优势兵力,企图给予我们中国致命一击。关于拜登政府整合“整个政府资源”,其目标就是协调各个行业、各个部门,组织最得力、经验最丰富的人手,拧成一股绳,共同对付中国。关于整合“整个同盟资源”,主要是围绕拜登的执政核心理念:“当美国与盟友合作时,美国才是最强大的。


近来,拜登政府给许多重要国家不限于盟国领导人打了一通电话,每个电话都谈到“中国威胁”。而且已经初见成效,中国周边国家很多已经“躁动”起来,有些甘愿充当美帝的小喽啰…… 我们不难发现,拜登新政府与过去的特朗普政府有一个显著不同的行事风格,就是他在就职典礼上演讲的主题——团结。过去特朗普政府的对华政策在国内是各自为战,朝令夕改,一盘散沙;在国际上是四面出击,毫无章法,唯利是图。拜登上台以来,已经露出了他的“老狐狸”尾巴:整合资源,集中力量,重点进攻。 面对美国的歇斯底里和赤裸裸的战略围堵、战略遏制直至战略剿杀,中国唯有适时适机摒弃不结盟政策,适时适机与俄罗斯进行战略磋商和协调,适时适机建立国际反霸统一战线,才是唯一正确的选择。

       

这里所谓的反美霸权统一战线,是指对诸如俄罗斯、朝鲜、巴基斯坦、古巴、伊朗、叙利亚、委内瑞拉、柬埔寨、缅甸、孟加拉、斯里兰卡、马尔代夫等国,中国必须果断地在政治、经济、金融、外交乃至于军事上加强磋商和协调,以便在紧急情况和需要的时候能坚定地站在中国一边;对一切与西方国家特别是与美英加日澳印等国为敌以及有罅隙、有争端的国家和地区,积极扩大并发展友好合作关系,优势互补,相互支持,共存共荣;对虽然与美日澳印是盟国关系,但与其也有一些深层次结构性矛盾的国家和地区,诸如欧盟、韩国、新加坡、菲律宾包括印度等国,中国亦应立足长远,捐弃前嫌,搁置争议,分化瓦解;对过去曾经坚定支持过中国的非洲、拉丁美洲的国家和人民,中国更要积极发展和扩大在政治、经济、金融、外交、文化以至军事领域的合作和交流,进而坚定支持他们的一切正义行动。


新中国历史经验证明,建立最广泛的统一战线,是战胜一切困难、夺取革命和建设事业胜利的强大力量源泉,是我们党在政治上的一个巨大优势。尽管国内的统一战线与国际的统一战线是不同的两回事,其基本原理是一样的。无论是话语权、外交影响力,还是联合国等国际组织的声明、提案、呼吁、决议的表决等,你都需要支持者、追随者,都需要朋友,哪怕是暂时的朋友。处朋友要讲究互惠互利、互帮互助,也就是要礼尚往来,不然没人替你说话,没有平白无故的“拔刀相助”。


而不结盟运动,是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国际政治斗争的产物,是世界中小发展中国家处理国际事务奉行的原则,是冷战时代的产物。不结盟运动奉行独立、自主、不结盟的外交政策,支持发展中国家争取和维护民族独立、捍卫国家主权以及发展民族经济和文化的斗争。我认为结不结盟,要根据国家利益的实际需要来确定。我们的战略选择和决策,不预设前提,不自缚手脚。不结盟并不等于不联合,不合作,不联手。是否结盟不在于口头,而在于实际行动。国家生存,就像人生活一样,都得交朋友,多个朋友多条路。朋友相处,贵在心里有,不必挂在嘴上。当年的抗美援朝、抗美援越,包括现在的联巴制印,我国从未宣布与朝鲜、越南和巴基斯坦结盟,而实际行动却远超一般的结盟。


北约是世界上唯一的军事集团组织,美国是当然的领袖。以美国为首的“老北约”和美国正在极力打造的美日印澳“印太版北约”,不仅威胁俄罗斯,剑指中国,更是对整个世界的和平与安全,对整个印太地区的和平与安全,尤其是对中俄自身的和平与发展,都无疑是严重威胁。所以,面对这样的严重局势,中俄、中朝、中巴等背靠背,肩并肩,相互协调,相互依托,相互策应,是必然的选择。美国政客很聪明,把中国拿捏得很准确,所以才放开手脚不断制造麻烦。中庸之道、儒雅风格、与人为善、优柔寡断,说得多,做得少,这些带有民族传统特征的不是很积极的东西,应当从思想观念上做些调整与扬弃。


另外,我们中国应该尽快对全世界宣布取消不首先使用核武器的承诺,只有这样做,才能威慑反制美国咄咄逼人的气势。美国胆敢使用核武器,我们中国要有与美国同归于尽的胆量。我们要敢于迎接合理合法的战争,才能改善安全态势,刺激经济,振奋国民精神。新中国的稳定局面,和经济发展良好的时期,都是几场自卫反击作战的结果。狼是打走的,而不是劝走的。


美国不仅拥有最强大的核武器了也是唯一使用过核武器 国家,并在海港战争时,面对伊拉克可能发动的化学战,就宣布不排除使用核武器的可能,苏联解体后俄罗斯经济,军事大大衰退,为显示其仍是一个不可替代的核大国,仍竭尽全力做强自己的核战略以此提醒世人,如今俄罗斯仍是一个没人敢欺负国家。 


核武器尽管威力巨大,但今后的战争可能永远也用不上他,但做为一种威慑性武器应最大限度地发挥其威慑能力,中国做为一个核大国,既然俄美不宣布不首先使用核武器,那么中国现行核战略就等于将进攻的主动权交给他们,自甘低人一等,放弃不首先使用核武器承诺以改变中国核战略,变被动为主动,事实上既使中国遵守承诺,美国照样搞TMD和NMD,一样继续压缩中国的核威慑力,面对一只时刻想要吃掉你的狼,而你向狼承自已手里的猎枪只是有狼在咬你后才会向他开枪,无疑暗示他放心大胆地准备吃掉你。 


放弃不首先使用核武器的承诺,正是点中日和台独势力的死穴。不得不承认美国处理问题的高明,美国重新武装日本,加强日本军力,目的只是为美国利益服务,目前日本四面出击,恶化与邻国关系,表面让人看来这不符合逻辑,但实际上绝对符合日本人的战略,近几年来日本同时与俄国闹北方领土争端,中韩的历史问题,拜鬼问题等等一系列,可以说一圈国家中除了美国之外都惹了个遍,这样四面出击四面树敌,一切都为了遮盖一个日本人极为关切问题----台湾。有心人可以发现2005年乃台湾与大陆关系较缓和的一年,尽管台独声嘶力竭地叫嚷,但05年也是台独失势的一年,从发展来看,台湾 经过台独的亢奋期后,台湾民众越发地理智和更能正确看待两岸问题,台独做各种小动作的能力越来越小了,失势已成必然,其二,中央政府随着大陆经济军事实力的不断增强,处理对台问题越来越有能力,两岸天平正逐同大陆倾斜随着能力的增强,中国解决台湾问题逐渐有质的突破的迹象,而正是这时侯也是日本闹的最凶的一年,原因为啥贡庄舞剑意在沛公,日本不愿意看到中国统一台湾,这与美国有本质不同,美国真心希望台湾维持现状,用台湾问题尽力牵制中国,统一或台湾独立对美国没多大好处。而日本是个岛国,他的利益在海洋上,大陆没有他的利益,美国也不可能让他在大陆上寻求发展,因为一但日本向大陆纵深的势力他可能会背靠大陆与美国争夺太平洋的控制权,无益于放虎归山。这当然是美国不愿看到的,好在日本死心踏地为美国奴,看不出一点向大陆发展的苗头。所以中国大陆,韩国俄罗斯等大陆上的邻国对于日本在战略, 可以说无足轻重, 这也说明了为什么近来日本会毫无忌旦的与邻国制造这么多的事端,一是政治上无求于这些国家。二是只要服侍好美国大哥,一切由老大照着谅这些国家也奈何不了他,当今日本那些政客们的此种做为着实让趴大美国人屁股底下的日本民众体验到了日本现行政权的“强硬作风”,大大激发了民族主义和政治右倾化氛围,但而今的日本说挖苦点的话,如同猪一样只看得见鼻子底下的食槽子却看不见头顶的那片天。日本虽不在乎招惹周边几个国家,但他真正敢挑衅的只有中国,而且是同中国矛盾闹得越来越大,越利于现行政策,因为,虽然俄罗斯远东较虚弱,但他们毕竟是超级核大国,一但北极熊发怒,难保他不在远东地区使用核武器,即使不用核武器单单用核污染日本海就够日本受的,而远东相对于俄罗斯好比于中国的塔克拉干沙漠,建几个“核实验场”还是有地方的。同样,美日韩同盟关系使美国不会让日本对韩国做得太过分。


前面说过日本的利益在海洋,他的主要目标是尽一切力量保护自已的海洋利益。台湾的位置处于琉球群岛的南方,一但中国解决了台湾问题,那么,台湾海峡就成了无间隙的中国内海,中国那时将会以台湾做为争夺西太洋控制权的战略基地,向北在钓鱼岛问题上的态势将发生重大改观,并对琉球群岛产生一定影响力。向南屏蔽掉日本对东南亚诸国的影响力。再以台湾为基地向东扩展实力,那么与关岛的美国势力象两扇门一样紧紧控制住日本南下的路线,这对日本是致命的,好比中国大陆是一个人的右手拇指,而台湾则好比食指,如果两指共同受命于一个大脑,那两指将构成半圆状掐向日本这小丸子,与美国伸出的左手共同将日本牢牢地捏在太平洋中。届时日本将不得不同时受制于美国和中国这两股势力,到那时在亚洲同中国争夺主导权的斗争中,日本将彻底被矮化,那将无疑是如今奉行紧跟美国走政策的失败。所以说解决台湾问题是中国走向海洋的关键一步,中国在海洋上的崛起将极大地影响日本的海洋利益,严重压缩日本生存空间。这也是日本急于插手的主要原因,可以说,假如 迫 不得已情况下见中国收复台湾,美国有可能默认的话,那么日本绝对接受不了这个结果,他一定会成为阻挠中国统一台湾的急先锋。今后他会在中日之间挑起更多的争端,借题各种事端吸引民众注意力,为插手中国内部事务制造借口,制造各种无理的借口以达到自已卑劣的目的,这是日本人惯用的伎俩,9.18事变,7.7事变等等中国人吃鬼子的亏太多了,随着中国对台湾工作取得进展,日本有可能会迫不急待的从幕后跳到前台,支持台独势力必要时会替台湾挡上一箭。最近日本不断与中国磨擦,其动向值得我们警惕。 


在台湾与中国争执的任何胜利都有可能推动日本国内的右转。军国主义思想在日本大面积的复活使日本在南方取得的任何进展更容易让右翼回想起那段自以为辉煌的历史。民众的情绪会作用于政客的行动。他们会更加卖力的制造麻烦。 对于日本我们应认清他的本质,他不管再强只是美国的一条狗,美国这样那样地武装,对他他放松约束,养他的目的只 是为了替自已卖命,咬人。而美国绝不会为狗而牺牲自已的利益,把握住这一点我们在处理问题上应尽力摆脱狗的纠缠直接同主人理论,如果直接同美国讨价还价就必须有自已的牌,本人认为放弃不首先使用核武器承诺,直接冲破同日本争斗的底线,要让日本明确中国在东海和台湾问题上不排除核因素。要让日知道中国在大力发展适用该目标的小当量战术核弹,这样迫使美国下水。让美国做出选择,要么让日本拥有核武器与中国对决,要么充当日本的核保护伞。 


那么,美国是绝对不允许日本拥有核武器的,这样首先挨核弹的可能是美国,毕竟日本吃过美国的核弹,而且日本若真的想“独立”“强大”首先得踢美国人屁股,这点美国应该比任何国家都清楚。如果美国要当日本的核保护伞他必须得压制日本,不要在与中国争斗中走太远否则放弃核承诺的中国说不定会将美国拖下水,这不符合美国利益。 


总的来看随着中国日益发展,自身要解决的问题很多,美日当然不会闲着为了各自的目的会不时地下绊索,各种问题会不断制造、升级。升级的问题中国应升级的对待绝不要抱任何幻想坐视事情发展。 某些国家大肆宣扬中国威胁论,只是要达到自已肮脏目的,故意抹黑中国转移舆论视线的卑劣的手法。如前几年印巴核实验前,印度国防部长费儿南得死,突然叫嚣中国威胁论,为自已即将要进行的核实验找借口,还有近来日本积极应合中国威胁论更是以此达到自已不可告人的目的,司马召之心路人皆知,中国绝不能任人抹黑,必须挥动自已的核大棒强硬起来。


同时,中国要坚持党对军队绝对领导。一个国家的军队掌握在什么人手中,始终是关系这个国家前途命运的重大问题。近代中国,很长一段时间军阀混战、有国无防、任人宰割,就是因为军队沦落成为个人或狭隘利益集团服务的工具。只有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人民军队,才能真正为国家和人民的利益赴汤蹈火、浴血奋战,成为捍卫国家的坚强柱石、保卫人民的钢铁长城、建设国家的重要力量。正因为我们党有一支听党指挥、服务人民、英勇善战的人民军队,每当国家和人民遇到危难时刻,这支军队都能挺身而出、勇挑重担,发挥中流砥柱的作用,使国家获得了安宁,社会保持了稳定,人民得到了幸福。当前,我国面临的安全环境复杂严峻,国家利益不断拓展,我们要推进社会主义现代化事业,迫切需要有一个和谐稳定的内部环境和安全的外部环境。只有在党的绝对领导下,我军才能忠实履行党和人民赋予的神圣使命,为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实现国家长治久安提供强大的安全保障。


长期以来,西方敌对势力一直大肆鼓吹“军队非党化、非政治化”和“军队国家化”,对我军坚持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横加指责、恶意攻击,声称军队不接受任何党派领导和指挥,不参与任何党派之间的政治斗争,只对国家和宪法负责。由于这种论调披着“民主政治”的外衣,具有相当的迷惑性。我们必须从理论和实践上揭露它的本来面目,认清它的严重危害。“军队非党化、非政治化”和“军队国家化”在理论上是十分荒谬的。这种论调,歪曲和抹煞了政党、国家和军队之间的阶级本质及其内在联系。任何军队都是政党的工具,“军队国家化”化是不可能的。任何一个国家的军队,毫无疑问都具有国家属性。但国家并不是抽象的“社会共同体”,而是占统治地位的阶级维护自身统治的工具。作为国家机器组成部分的军队,当然从属并服务于这个国家的统治阶级。“军队国家化”把国家的军队抽象化、绝对化,以军队的国家属性来否定军队的政党属性和政治属性,这是极其错误的。


西方国家一直标榜其军队非党化、非政治化和国家化,事实上真是这样的吗?西方国家军队从来都是忠于资产阶级及其政党的主张,成为他们对外扩张和对内统治的工具。无论是过去用“刀枪和炮舰”为资产阶级的侵略和殖民统治书写血腥的编年史,还是现在打着所谓“人权高于主权”、“为价值观而战”的旗号,屡屡对别国肆意进行军事干涉,甚至挑起局部战争,无一不是为了资产阶级攫取全球利益而服务的。西方国家规定军队不接受政党领导和指挥、“不干预”政治,只忠于国家、忠于宪法,实质是要求军队不介入、不参与资产阶级内部各个党派、各种政治力量的角逐,目的是维护整个资产阶级统治的稳定,更好地实现资产阶级整体的政治利益。


 既然“军队非党化、非政治化”和“军队国家化”在理论上是荒谬的,实践上是行不通的,为什么他们还要不遗余力地鼓吹呢?他们的根本目的,就是要使我军脱离共产党的领导,动摇党的执政地位,最终颠覆中国社会主义制度。冷战结束后,西方敌对势力不愿意看到一个社会主义中国的强大,加紧对我实施西化、分化政治战略,千方百计地从各个方面加以遏制,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就是他们重点攻击目标。他们宣扬“军队非党化、非政治化”和“军队国家化”,鼓吹军队中不能建立共产党的组织,军人没有参加共产党的权利,军队和军人对各种政治活动保持中立,说到底,就是妄图改变人民军队的根本性质和政治本色。


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根本制度,与中国的政党制度、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基本经济制度等一起构成了中国色社会主义大厦的坚强支柱。否定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必然会动摇党的执政地位,动摇社会主义大厦的根基。我军从来都不讳言自己的政治属性,公开承认是执行党的政治任务的武装集团。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是党的唯一宗旨,也是我军的唯一宗旨,我们党和军队除了国家、人民利益外,没有任何自身特殊的利益。这决定了我军是党的军队,也是人民的军队、社会主义国家的军队,三者是高度统一的。这是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制度能够实行的根本原因,也是“军队非党化、非政治化”和“军队国家化”在我军行不通的根本所在。


“我们的原则是党指挥枪,而决不容许枪指挥党。”我军是中国共产党缔造和领导的人民军队,坚持党对军队绝对领导是党和军队关系本质的反映,是人民军队的建军之本、强军之魂。我军在战争年代没有被艰难困苦和强大敌人压垮,夺取政权之后没有被资产阶级糖衣炮弹打垮,历次政治斗争的风波中没有被别有用心的人搞垮,改革开放后没有被各种错误思潮和腐朽文化冲垮,就在于毫不动摇坚持党对军队绝对领导,在于我们有包括军委主席负责制、党委制、政治委员制、政治机关制等在内的一整套中国特色军事制度。这是我们党的伟大创造,是人民军队独特的政治优势。实践告诉我们,无论战争形态怎么演变、军队建设内外环境怎么变化、军队组织形态怎么调整,人民军队必须牢牢坚持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把这一条当作永远不能变的军魂、永远不能丢的命根子。


北京中公法律咨询中心主任陈中华


z.png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联系我们:
13683233288
还可输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
技术支持: 国际新闻信息网 | 管理登录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