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论坛
陈中华: 既然允许竞争,就不要反垄断

陈中华: 既然允许竞争,就不要反垄断


陈中华.jpg


近日,中国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宣布对阿里巴巴涉嫌垄断的行为立案调查,随后相关监管部门也将再次约谈蚂蚁集团,消息发布后,《人民日报》等多家官媒迅速跟进发出评论,强调规范平台经济发展“刻不容缓”,官方此次动作是为了“更好规范和发展线上经济,让互联网行业在法治轨道上更好前行。”我看末必。


我认为:阿里巴巴、蚂蚁集团、社区团购,对老百姓都有好处的,阿里巴巴网上的东西很便宜,蚂蚁集团也很好,不用低押就可以贷款,社区团购也很好,当电商从书籍到服装、从家电到家具、从出行到保险逐渐覆盖到大部分消费品零售、生活服务、金融服务等各行各业之后,巨头们发现蔬菜生鲜这类重复购买率最高的商品居然成了一块硬骨头,被超市、农贸市场和社区小店拿得死死的。疫情期间,“居家隔离”催生出了社区微信群团购蔬菜生鲜的模式,电商巨头发现蔬菜生鲜堡垒被社区居民自己炸开一个豁口,于是便杀了进去。


社区电商把社区实体小店作为终端,通过“预售+自提”的商业模式为用户提供购物服务。消费者买到更便宜更安全的商品,中间商按需下单减少损耗,这对老百很有好处的,政府不要老是要约谈调查他们,遏制他们发展,他们有违法和销售假冒伪劣产品依法严惩就可以了。政府别害怕实体店倒闭工人失业,科技发达了,必然不需要实体门店和工人的,实体门店少了可以节约能源,工人失业多了可以轮流上班,或上一天休一天,也可以安排他们学习研究,这有什么不好的。 


“这地方太近了,你自己走过去好吗?”在火车站前坐上德士,司机听到地址后眉头一皱,想要赶我下车。我说:“可是手机地图显示走过去要20多分钟……”对方不耐烦地打断:“开车只要10分钟,你知道我在火车站排了多久吗?从这里出发的单一般都是50块钱起步。你这10分钟的单,对得起我等这么久吗?”我只得向司机妥协,答应会多付他一些车费;但这位大哥一路上依然骂骂咧咧,到达目的地后甚至以“忘了打表”为由,索要相当于两倍的车费。经过这趟花钱买罪受的糟心旅程,我默默下定决心:下次一定要搭网约车。


可选择司机、能预估车费,不必担心被拒载或绕路,这些优势让网约车得以快速发展,打破德士在客运领域的行业垄断。不料几年后的今天,德士也借着互联网平台的反垄断浪潮,举起讨伐网约车的大旗。一封出自“中国出租汽车产业联盟”的公开信上周在社交平台上被热转。这封写给国家市场监管总局的公开信中,要求监管当局对四年前网约车平台滴滴出行和优步中国的合并案展开反垄断调查,并查处平台存在的其他垄断行为,“清除互联网出行领域存在的竞争风险和隐患,营造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


这封公开信在社交平台上遭到一边倒的嘲讽。有网民说,德士要反网约车垄断是“贼喊捉贼”,还有人一针见血地点出:“出租车(德士)反的是滴滴垄断吗?反对的是垄断者已不是他们自己吧?”平心而论,这封公开信指出的事实不假。作为全中国最大的网约车平台,滴滴的垄断地位有目共睹。统计显示,今年10月的6.3亿单网约车订单中,滴滴占了近九成,订单量足足是第二名的30多倍。它也凭借其市场支配地位禁止司机在其他平台接单,并将更多订单派给网约车,而不是同样在平台上注册的德士。


2016年滴滴与优步合并,被业界普遍视为滴滴达成市场垄断的重要标志,但对此一直未有相应的调查和处理。直到最近监管机构推出平台反垄断指南初稿、中共政治局会议和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相继强调“强化反垄断和防止资本无序扩张”、三家互联网巨头同时因垄断交易被处罚后,出行领域的垄断现象才再度引发关注。


讽刺的是,让滴滴垄断的话题重新进入大众视野的,是代表行业昔日垄断者的“中国出租汽车产业联盟”。据中国媒体报道,这个联盟曾多次向不同监管部门反映网约车行业的问题。但中国交通运输部数据显示,虽然网约车崛起让传统德士客运量增长率逐年下降,但去年出租汽车总客运量中仍有超过七成是由传统德士提供,依然在出行领域占据重要地位,这是分明是中国出租汽车产业联盟自己处在垄断地位。


我认为:国家既然允许竞争,就不要反垄断了,因为竞争必然导致垄断,比如说有一群人都在卖电脑。其中几个人的电脑价格比其他人低质量性能都一样。那么毫无怀疑,大多数人都去买那几个人的电脑。而剩下的几个就开始一点点的倒闭了。最后剩下几个再通过整合兼并收购等手段,剩余的人数会越来越少。这样他们会占去大批资源和市场。把竞争对手挤出去。这样,就形成垄断了。


自由竞争,本身就是为了淘汰掉一些实力不足的个体或集体、直到最后出现一结果,要么剩一家要么剩下几家。剩下几家的这种情况表明各家之间在短时间内没办法击垮对方。那么价格权就掌握在这几家手里。他们会结成价格同盟抬升物价水平。一旦有新兴的加入,就会几家全力打压下去。使得他们长期在某一领域处于绝对垄断地位。我看,与其让私企垄断,不如由国企垄断,因为私企是为自已谋利益,国企是为人民谋幸福的。


另外:与其竞争不如整合起来。竞争必然导致浪费资源劳民伤财,主动性和积极性完全可以以道德教育的引导和赏罚分明的制度解决的。现在银行的竞争机制带来的完全是浪费资源,人民不满。特别是例如各地房产局门口,往往是各银行齐聚,什么银行都有,根本就没有这个必要吗。若所有的国有银行整合为一,把所有的国有银行全都改为中国银行,各地房产局门口就留一家银行就行,把其他的均开迁往没有银行的地方去,方便人民存取款。另外,现在各银行业务没有互联互动,人民群众往往要办好几个银行的卡折,办事还得必须去开户行,浪费资源又不方便人民群众。

还有电信行业的中国联通、中国移动、中国电信的问题和银行一样,也应和银行一样合并,把基站和网点均开,否则,有的地方中国联通信号好中国移动信号不好,有的地方中国联通信号不好中国移动信号好,有的地方中国联通信号中国移动信号好,但中国电信的信号却不好。搞得有的人要带三个手机,浪费又麻须。根据各大通信运营商2016年运营年报中的数据,中国移动已经建成151万4G基站,中国联通为74万4G基站,中国电信的4G基站达到89万。把中国联通、中国移动、中国电信合并后,基站一共就是314万个,合并均开后,肯定到处都有信号。合并前一个地方要建三个基站,合并后一个地方建一个基站就可以了,节省信号又好。

北京中公法律咨询中心主任陈中华



1.png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联系我们:
13683233288
还可输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
技术支持: 国际新闻信息网 | 管理登录
0